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元认知开启新生活

作者: 李新元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8-06
我叫李新元,是辽宁对外经贸学院,大二学生,元认知干预技术的受益者。从小学三年级发病,十年间我一直处在焦虑症(这是经过元认知干预中心的诊断我才知道的)的笼罩之下。我尽量克服它的影响以保证学业和其他方面的发展。到了高中,我有意识地寻求突破心里阴霾的方法,甚至高三时到本地医院做过一年的谈话治疗,状况一度改善,甚至认为自己好了,可是实践证明了所用方法的低效。上大学以后,我仍然在受焦虑的驱使,但自己并未清醒地意识到。到了大二下学期开学,我的焦虑达到顶峰,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倍受煎熬,每天都在焦虑,强迫,抑郁之中,恍恍惚惚什么事都做不了,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向学心理咨询中心的王云峰老师求助,由于条件有限,我被介绍到元认知心理干预中心,我的生活从此此有了转机。
为我做干预的是魏晓旭。虽然她只大我几岁,但我逐渐对她有了由衷的敬佩和感激,后来我就叫她魏老师了。初诊中,我接受了S-E-R理论,认同了只要把焦虑的条件性情绪反应用愉悦的情绪替换掉,我就会好转。当时道理明白之后我就觉得这么简单的归结没什么含金量,每个患者都归结到条件性的情绪反应而进行干预,任谁经过培训都能做,我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治疗。但我真的很幸运,在晚上听了金鸿源教授的讲座。我领略了大师二十年研究的深厚底蕴和抓住本质而来的通透至简。联想多年的内心体验,我感到金教授所说就是那个真理。其中“几乎所有的条件性情绪反应都是容易建立,也是容易消除的。所以心理障碍都是能够治愈的。”这一理论根据让我有了治愈的信心。我开始死心塌地接受了元认知技术,信任魏老师,积极配合治疗,同时对未来有了希望。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在辽师操场上跑步。
随着干预的进行,我更加清晰的认识到元认知干预技术高效的原因之一是它抓住了心理问题的本质。因抓住了本质而简单,因简单而让来访者在经过干预和练习后能自主运用进行自我调节。做了三天干预之后,我的焦虑情绪明显下降,头脑变得清晰起来,整个身心轻松了许多,心头的担子也放下了,我仿佛婴儿第一次睁开眼睛一般用心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这清新鲜活的世界。
当焦虑降下后,我的思维自然发生转向,正面的思想观念开始占据优势,从积极的一面评价事物变得容易了。当能够运用元认知的理念看待过去的经历时,我豁然开朗,多年来诸多莫名其妙的现象其实是潜意识的作用,许多痛苦都是焦虑情绪引起的。我有了一种顿悟的喜悦,苦恼,怨恨也都淡然。我的心变宽了,思维开阔了,就像摆脱了紧箍咒。我对人生的各个阶段能坦然面对了,不再因为某一阶段没把握好就灰心懊恼。我能够用客观的心态来对待生活,摆脱了人生仿佛是设定好的这种观念。另外,我认识到宗教能够发挥功效,是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触及了潜意识,不自觉地运用了一些暗示手段调节人的情绪。释迦牟尼,耶稣等教主其实客观上起到了情感组织者的作用。从此,我成为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之后的干预中,我和魏老师共同设计情感组织者和思维程序,这体现出了她极强的分析能力和技术功底。每次认知辅导,她帮我答疑解惑,每每切中要害,引导我用元认知的智慧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在大连市治疗期间,干预本身的作用让我能更加坚定的运用学到的方法,坚持跑步,做深呼吸和肌肉绷紧放松。我非常明确每天做的事是多么有意义。在辽师的操场上,我感受到自己的体能正在恢复,信心每一天都在增强,跑步的同时给自己积极的暗示或想象美好的画面,听着班得瑞的乐曲,心情是明快的,出一身汗后感觉很舒畅,纠结放下了。我的情绪基调变成是放松的,干预毫无疑问是高效的,虽然在前期还会出现焦虑,但我心里有底了。在干预的前期,我为放松训练中情感组织者的语言表述的细节纠结过,在焦虑进一步降低后,我便觉得这无关紧要。每天至少在睡前和早晨我都会做完整的肌肉放松。一天当中,有事无事我都会做深呼吸和小段的肌肉放松。
经过了十四次的干预,我治愈了。我从长期日夜不息的悔恨中走出来。我能睡着了,告别了过去多年反复出现的失眠。我的身体很舒畅,就是说我曾经的身体不适甚至心脏疼痛等症状已基本消失。我的头脑也有了从未有过的自由,强迫性的思维已经基本消失。
不仅仅是治愈,我由内而外有了彻底的改观。我开启了新的生活。
回到学校,同学感到我开朗了许多。我和同学,老师相处起来更放松,更真切地感受到大家的友善和生活的乐趣。我能用轻松的心态做事。尽管要面对英语六级,考研的准备和之前落下的课程,我仍能有一份闲情逸致。的确只要把情绪调节好,周围的一切都好起来了。当然,情绪是动态的,我在回到学校的一个多月里,还会出现焦虑,我的元认知系统往往会自动识别并运用方法进行调节。在有些事情发生时调节情绪的过程会有些曲折,但心境总能平复下来。一个多月以来,我对方法的掌握越来越熟练,效果也越来越好。由于过去的高焦虑,日常诸事多少都伴随了焦虑情绪。得益于干预期间巩固下来的轻松愉悦的情绪基调,我很有兴致去梳理生活。做事焦虑的时候我自然地做起深呼吸,缓缓地,感受那种轻松的感觉,有时需要做一些肌肉绷紧放松。在处理一些比较重要的事之前,我会带着平和的心境去想象一下场景,设计一些应对的思维和行为程序,到时自然会应对了。一些较难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在上数学课时,由于跟不上,我的情绪曾出现大的波动,焦虑明显升高。但我的心理基调没有动摇,我始终相信自己能通过元认知的智慧把它搞定。我为上课路上,一进教室,和听课等场景设计了程序并在头脑中强化几遍,并调动了情感组织者。在上课时我会启动思维。例如,今天我一定能听懂一些,讲课中只要有一处我听懂了,能够表征,就肯定一下。讲题时用到的知识较陌生,我先听着,有些印象就很好,相信点滴积累到一定程度会掌握的。两三次课之后,我能以平和的心态专心听课。这里,我对知识智力观加深了体会。在学习中,最初只是对知识有些印象,随着积累的增加,头脑会变得兴奋,记忆也变得更容易,所学知识能轻松调用展开进一步的思维,这时思考变得灵活顺畅,兴趣也会增加,逐渐融会贯通,就会出现所谓的“聪明”。
从前五月份会出现的剧烈偏头痛也随着焦虑的下降而消退。有一天早上起来感到头部开始发紧,出现隐隐疼痛,我很快反应过来是焦虑升高了。我在操场上加速跑了几圈,不出所料,疼痛开始消退,头皮开始放松。汗流浃背后,头就一点也不疼了。
情绪好了,事多也有闲情。情绪不好,没事也多愁。现在能把情绪调整好,过去的很多问题都不成问题。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我基本上能想放下便能放下,专注于所做的事情,娱乐能放松,学习能投入。做起事来,我也能更果断,纠结的时候少了。出现犹豫的时候,我能识别出这是情绪的影响,并加以调节,避免做无效的思考。我的心态也变得更开放,愿意接受挑战。
情绪好了,思维就积极了,人格就改善了,生活就变好了。得益于金教授的钻研,和魏老师的悉心指导,我能够自主运用元认知来调节情绪,享受人生。我的大脑从长期的抑制解放出来,能进行真正意义的思考,做出不受焦虑情绪影响的判断。我的生理智力也明显提高,许多事做起来都容易了,很多时候大脑里仿佛洋溢着阳光。虽然现在空闲时间少了,但利用起来比从前更宽裕了。我不急于在某一段时间把所有事都做好,每天有辛苦也必定有轻松,人生毕竟不是短跑。除了学业,我还能放手发展兴趣爱好,做自己更喜欢的事。还有一个转变,我开始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关注他人的苦乐,并用元认知的智慧帮同学分担些困难。  

一个多月下来,我在元认知的掌握上更加成熟,生活渐入佳境,新的生活充实而不烦忙,有享受也有奋斗,有快乐也有焦虑,每天都有进展,也有问题需要面对。我想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而且我对它多了一份自信和热爱。在提升人格的道路上,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2011518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
                                                                                                                 李新元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