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折翼天使重返蓝天 ——求助动机和技术信心培养促进高效临床干预探索

作者: 陈万琼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4-28

前言:

11岁小女孩上初一不到二个月休学,被诊断为重度焦虑伴随抑郁,看病吃药、心理咨询都不见效。妈妈了解到元认知心理技术给女儿介绍时,她坚定地认为这是一种“新型传销”。怕妈妈难受接受辅导后,小女孩却被这新型传销吸引了。临床干预后,她更是立志努力学习,上大学,学心理学,今后做专职元认知心理咨询师,让更多像她一样的孩子摆脱心理困扰。

由怀疑、抵触到接受,由接受到热爱,几个月里,小女孩对元认知的认识和感受发生了巨大变化,而她的心理健康,社会功能也全面恢复。这个奇迹是如何发生的呢?

一、妈妈求救:休学女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2018年11月初,我在微信中收到一位陌生女士的求救:“女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上学,也不理人。”因为已有咨询安排,三个多月后,我才约见了这位女士。女士一边哭泣一边介绍了女儿情况。

女儿莉莉(化名)2018年9月上初一,开学军训后就出现了学习障碍。上课听不进,怕发言,怕上黑板写题,怕背课文和背英语单词,20个单词要背一整天。怕上数学,怕解数学方程。每天担心写不完作业,不去吃饭,憋着不上厕所。晚上严重失眠,被同学说精神出了问题。星期天是返校日,早上起床就开始难受,吃不下饭,做不了任何事。到学校就腹泻,呕吐。

父母以为女儿生病了,医院检查后没有问题,医生建议看心理科。诊断结果为重度焦虑伴随抑郁。开学一个多月休学了,吃药、做心理咨询都尝试了,但五个多月没有好转。这期间,莉莉不出门,断了与同学、老师、亲戚几乎所有人的联系。除了妈妈,不与任何人接触。她讨厌所有人,即使唯一依靠的妈妈,也认为她长得不好看,说话难听。她讨厌爸爸,看到爸爸就难受。她对妈妈说:“你只当养了个小狗,不想养了就把我扔了。”

莉莉还怕几乎所有的虫子,因此不吃蔬菜,认为里面会有虫子;晚上睡觉反复检查被套床单,担心里面有虫子;怕去医院,特别对核磁共振有强烈恐惧;怕坐电梯、怕高、怕深、怕看得见底的水,怕不见底的洞;怕人多的场合,也怕没人的场所。她讨厌冰箱里的气味,甚至认为自家所在方位也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坐着背后没有墙时,就怀疑背后有人有声音,害怕,不停地回头看。

学习障碍、上学恐惧、人际障碍,广泛性焦虑恐惧,强迫症状、失眠、躯体障碍……除了精神分裂症状,青少年心理障碍现象几乎都有了。妈妈说,其中的很多症状从四年级就开始有了,只是这次更严重。

听完妈妈的介绍,我感觉莉莉症状复杂,且病程长,于是联系了自己的导师——魏晓旭老师,希望导师提供支援和帮助。魏老师是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的技术总监,有十多年临床咨询的丰富经验,她认为莉莉对心理咨询抵触,对元认知怀疑,且焦虑极高,泛化严重,临床咨询很难启动,即使勉强启动了,也难以保证顺利进行。她建议家长先辅导孩子了解、学习元认知,把莉莉的求助动机和对元认知技术的信心培养起来后再来咨询。

妈妈听了后急得直掉眼泪,她说既要上班又要照顾休学的孩子,根本没有时间,而且她看到孩子就着急,没办法静下心来看书,提出请我来辅导莉莉学习元认知,培养她的救助动机和技术信心。于是,一段特殊的咨询开始了。

二、特殊咨询:救人的“大英雄”出现了

莉莉休学后看过多家医院,做过几个月的无效心理咨询,对心理咨询师挑剔,对心理咨询抵触,对妈妈介绍的元认知,更认为“是一种新型传销”,而且性格极为内向、敏感。所以在正式见莉莉之前,我详细了解了她的兴趣爱好,阅读,生活作息等信息,做了细心准备。

听说莉莉养了些多肉植物,我就网购了几盆“多肉”放在工作室里。她喜欢节目主持人董卿,文化名人蒙曼,康震,我也搜集、整理了他们的资料。

莉莉首次咨询,我见她的第一句话是,“听说你会养植物,快来看看我这几盆多肉怎么越养越小了?”她自然地走到窗台边与我一起看“多肉”,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从介绍“多肉”开始的。语题自然转到了她养的植物上。我说:“我太佩服你了。我养花总会养死,现在我每次给这些“多肉”浇水都会很紧张,担心浇死了。我对养花有一种潜意识的紧张心理。”我引出“潜意识”这个词后,问她看到过这个词没有,明不明白它的意思,她摇头。我马上说:“你看你身上就有潜意识,你一看到多肉就喜欢,听说你还喜欢猫,喜欢漫画,这都是不由自主的喜欢,这就是潜意识呀。”莉莉似乎有了兴趣,眼神集中到我身上了。然后我和她妈妈讲自己身上的潜意识。她也逐步融入进来,跟我们聊了起来。

第二天我们聊董卿,我讲了董卿在诗词节目中显露出来的才华,智慧,她策划与主持的《朗读者》在当今电视节目中独有的文化品味与人文特色,她采访名人大家时的得体、谦恭,也讲到了董卿成长于严格的家教环境中,才有了集美丽与内涵于一身的成功。后来讲到蒙曼,蒙曼由内而外的从容,优雅,博学,自带“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光芒。这时,我开玩笑似地问:如果让董卿、蒙曼去打麻将,她们会怎么样?莉莉脱口而出而出:“肯定不喜欢。”我说,这就是“条件性情绪反应”,于是我开始讲解“条件性情绪反应”的知识。

讲康震,讲她养的猫,讲漫画、讲小甜品的做法……在她喜欢的话题中,把条件性情绪反应,单向思维、增加循环等元认知相关原理,一点一点地引出来,渗透到话题中,用这些原理分析她喜欢的人和事。莉莉的表情开始放松,眼睛里有了神采。

然后,我选择性地讲了元认知书中的一些经典故事,讲述我干预过的来访者故事,把元认知原理与中小学生的学习、生活联系起来,与莉莉的生活靠近。一步步地,感觉她不再抵触时,我引导她用原理分析自己的症状。

在这些看似不经意的讲述中,莉莉变了。她的基础焦虑明显下降。以往约定6点的咨询,路上只需40分钟,但她每次焦虑得2点就从家里出发。到了后在我工作室周围来回转悠三个多小时。随着咨询的推进,她出发的时间由逐渐缩短到4小时,3小时……开始去超市购物,不再失眠了,脸上有了笑容,话多了起来,能主动提问了。

趁着她对元认知的兴趣越来越大,我带着她学完了整本绿皮书。莉莉渐渐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生病,如何由高焦虑引发学习障碍,由学习障碍引发重度焦虑伴抑郁的神经症,高焦虑如何泛化到方方面面形成心理泡沫现象,元认知可以用什么办法帮助她。

后来莉莉在日记中记录了这段经历:休学在家后,家人们个个心急如焚,我们去了多地的医院,也见了好几个心理咨询他们所持的观点和治疗方法令我们感到迷茫。经过了三个多月的无效治疗,此时,出现了一个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英雄——元认知。”“起初听妈妈说起元认知时,我坚定地认为是一种新型传销。于是我怀抱着解救妈妈的心态,见到了我的元认知启蒙老师——陈老师。结果,连我自己也被这新型传销吸引了。

三、无心插柳:“金老师真了不起。”

我涉足心理学多年,学过几种心理流派。每学一种都会觉得神奇,但用起来特别无力,难以在来访者身上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遇到并学习了元认知后,对每一位来访者的工作几乎都能见到实效,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成就感、价值感。而成为研修生后,我接触到了其研发者及整个技术团队,被金洪源教授的伟大人格,及其领导下的元认知技术团队不慕名利、一心为民的社会责任感、无私大爱的崇高情怀深深折服和感动。引导莉莉学习时,我情不自禁地把所见所感表达了出来。

我讲述了学政教出身的金老师,学过马恩列毛,还爱好文学写过小说,后来为什么去研究心理学;为了研究心理学如何由俄语改学并自学英语,现在能读英文原版论著;为了研发出高效的心理学如何四十多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哪怕大年初一也在学习;如何为了保证技术的专业度和纯粹性,拒绝国内外大企业的投资;如何为了帮助更多人彻底走出心理困扰要求咨询师指导来访者和家长一起学技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高效心理学,已六十多岁的他每年二十多场,每场连续站着讲课四、五天……当我讲到这些时,年幼的孩子总会发自内心地说:金老师真了不起。

我也讲到,大连元认知研究所的老师们,对每个来访者,除了技术上的竭诚服务,还会给予很多咨询外的关爱、支持;干预过的来访者求助,老师们都会提供及时的帮助。讲述了研究所的导师们对我们这些研修生在人品上的言传身教,技术上毫不保留地手把手的指导。讲述刘野老师如何由一名被用元认知治愈的抑郁症患者成为一名优秀的元认知心理咨询师。讲述研究所由三人创业时的忐忑不安到现在预约咨询需要一年左右时间。等等。告诉她,在中国北方,有一群并不太知名的人们,正做着一项伟大的事业——实实在在地拯救着越来越多走投无路的心理障碍患者。

这些发自内心的讲述让莉莉对元认知更加的信任,热爱,对她的世界观、价值观产生了强大的积极影响,也为后来的临床干预作了坚实的铺垫。

当她听到金老师四月在重庆有培训时,坚定地要求参加。全场就她一个小孩,五天,从早到晚,一分钟也没有耽搁过,而且认认真真地做了笔记。有幸与金老师合了影,像珍宝似的。回来后一说到金老师,脸上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对元认知的热爱,对金老师的敬仰和崇拜,在接下来的临床干预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四、临床干预:“我恢复了以前活泼多彩的样子。”

辅导过程中,我逐步了解了莉莉的成长经历,梳理了其心理障碍的形成原因,其心理机制也得到了清晰表征。

8岁始,父母闹矛盾,冷战分居,莉莉要爸爸下楼住,爸爸不肯,于是整夜整夜地哭闹。家庭气氛一直冷如冰霜。期间,莉莉两次住院做全麻手术,手术前后紧张、害怕、疼痛,身心受折磨长达数月。这让她习得了极高的基础焦虑。

小学四年级时,参加演讲比赛失败,受到同学嘲笑,失去了暑假出境游学资格,莉莉倍受打击,焦虑继续升高,变得更加自卑,胆小,各种恐惧症状也开始出现,学习能力和成绩都严重下降。

带着极高的焦虑升入初中,陌生的环境,严格的军训,紧张的学习节奏,导致焦虑越升越高,与学习、同学、老师,父母伴随,形成了一系列的条件性情绪反应。休学后,由于妈妈不理解不耐烦,焦虑继续攀升,又与日常生活各个环节,多个方面伴随,条件性情绪反应继续增多,因此出现了有关学校与学习、人际交往、日常生活、特定事物恐惧四大类近百个S点。休学后的莉莉对所有人和事几乎都是紧张、害怕,或反感、排斥的。症状的持续影响,莉莉性格也变得更加胆小、内向、孤僻、敏感,悲观。

重庆培训后,对莉莉的临床干预水到渠成了。干预首先从人际交往入手。莉莉以前回趟老家不管见到谁,不管做什么都觉得难受。两次临床放松后,父母带她回老家一趟,所有的难受都消失了,觉得很放松很自在。效果好得让我们倍受鼓舞,接着继续干预了她的人际交往其它几个障碍,然后干预日常生活、自我评价、运动、睡眠惊悸等近20多个障碍点,每一个点的效果都立竿见影,有的做一次放松训练就解决了。

正一路顺风时挑战出现了。干预“核磁共振恐惧”时,用往常方式放松后,莉莉说听到“核磁共振”四个字还是难受。我发现一般的情感组织者调动的积极情绪不足以覆盖此S点的恐惧情绪了,于是,我把她敬仰的金老师“请”出来作情感组织者,让她想象,已经大学毕业做了元认知心理咨询师的她希望金老师永葆健康,就带着金老师去体检,金老师做完核磁共振后觉得特别好,鼓励她也做一个,她就听话地做了。奇迹出现了,放松训练一结束,她和妈妈立刻从我工作室直奔医院,到核磁共振检验室验证效果,莉莉说“好啦,没事了”。

干预莉莉“长相焦虑”时,我用前面讲述过的蒙曼作为情感组织者,未来的莉莉就是蒙曼这样的女性,像生活中大多数人一样外表平凡,但拥有博学,优雅、从容的气质,有一种难得的知性美。效果也立竿见影。

前期的认知辅导不仅有效地帮莉莉降下了焦虑,更重视的是,对原理的学习培养了她对元认知高度的信任,强烈的热爱,对元认知研发者无比的敬仰和热爱。这些都让临床干预事半功倍,起到了“神助攻”作用,莉莉这样记录道:“现在的我,已经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我已成了一名元认知的狂热爱好者。”“我又恢复了以前活泼,多彩的样子。”

五、奔赴大连:“未来我要做元认知心理咨询师。”

爱上元认知后,“大连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研究所”成了莉莉心中的朝圣之地,看看这个每天发生奇迹的地方,看看那些创造奇迹的人们,是她最大的梦想。终于,漫长的等待等来了好消息,我们可以去大连了。

莉莉高兴得几个晚上睡不好觉,到旅店放下行李后立即找到研究所,绕着研究所走着,看着,无比激动。

就在这样强烈的积极高涨情绪中,魏老师从学习障碍入手亲自给莉莉作干预,导师经验丰富,技术娴熟,症状都是手到病除。而对“虫子”、“父亲”两个S点,由于焦虑恐惧太强烈,莉莉拒绝干预,特别对父亲,提到他,母女俩几次落泪。魏老师始终不放弃,镇定从容,一点点引导,不断激励,孩子心中的壁垒开始松动。这个时候,前面的辅导以及重庆的地面培训再次发挥作用了,她自己把敬爱的金老师“请”出来,设计为情感组织者的主角,于是,最顽固的S点被一举拿下。

这段时间,莉莉的理想信念也被不断激发。因为热爱元认知,她梦想今后到辽师大读心理学,读完本科再读元认知方向的研究生。魏老师听说后联系了丁小茜老师,丁老师曾是金老师的研究生,现在调入辽师大心理学院,继承金老师的事业。丁老师热情接待了我们,并鼓励莉莉努力学习,她在辽师大等她。莉莉对刘野老师心怀敬仰,魏老师转达给刘野老师,刘野老师专门抽时间来看她,并热情洋溢夸赞她。莉莉有数学学习障碍,魏老师联系了王韶华老师,王老师连加几次班给她作学科辅导。马立丽所长见到她,也热情洋溢地夸赞她,鼓励她。莉莉给研究所的老师表演口头作文,在场的老师都像对待自己的来访者一样给予爱和支持。

我之前给她讲述的研究所老师们的无私、大爱,责任,莉莉在这里亲身体验到了,离开大连时,她在口头作文中说:“我爱大连,因为这里有元认知研究所,研究所里有优秀的老师们。我一定要努力学习,今后要来大连研究所当心理咨询师。”

六、化茧成蝶:“我要保持对元认知的优势兴奋。”

任何成功的咨询都离不开来访者的良好个性基础,离开开家长的成长与智慧。

莉莉是个上进、努力的孩子。第一次给她提“运动”两个字时直摆手,当她知道运动能降焦虑后,就在家里做空蹬、深蹲,一次几千步,后来敢出门了,就天天跑步。看书看不懂时就一句一句地抄写。写程序时,写几句就难受了,放下笔做放松,然后再写几句再做放松……反复多次,一直坚持写完整个程序。

妈妈是智慧的,最初只是在我的微信中看到一篇元认知的文章,就坚定地选择了元认知。这中间有几个月的等待,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孩子休学后,她当时的咨询师建议放开手机、网络,“让孩子快乐就行”。妈妈考虑后拒绝了,她觉得休学的孩子一旦迷上网络,不会有任何益处。所以莉莉休学后不出门就养植物、动物,做甜点,情绪好转后就做手工,画画,看书。直到现在,她从不把时间花在玩网络游戏,看抖音,追剧上。

妈妈也是镇定的。在认知辅导慢慢推进的过程中,妈妈始终不动摇,也不急躁,坚定地信任咨询师,信任元认知。有了妈妈的笃定和从容,辅导和干预才能从容不迫地有序进行。

现在的莉莉完全变了一个人。特别自信、开朗、活泼,大方。干预过的所有症状都消除了。不在乎自己长相,穿什么衣服都觉得好。与同学,亲戚谈笑自如。与爸爸相处融洽。电梯,人多人少的环境,高的地方深的洞,都不怕了。有一天晚上运动时,突然看到大蜘蛛,淡定得很。有次在外看到大青虫,还捉到手上来玩,拍了照片发我看。每天都能吃蔬菜了。

咨询结束后莉莉把每天的日程安排满满的,学画画,学吉它,预习初一数学,复习小学英语单词,运动,阅读。很忙碌,又感到特别充实而快乐。她说,现在的她爱生活,爱自己,爱着身边的人们。

七月中旬,离重庆地面培训仅仅两个月,莉莉要求妈妈带她到深圳,再次听了金老师的课,也听了王韶华老师学科学习的课,觉得收获满满。

如今,莉莉每周与我有一次见面,称要“保持着对元认知的优势兴奋”。她坚持用元认知指导、调控、提升着自己。她说,复学后要以“元”为师,既要彻底康复,不再复发,还要让自己变得更快乐更优秀。莉莉对复学充满期待,对未来充满信心。(此文经来访者及母亲阅读同意发表)

顶(2) 查看评论(0) 点击:1445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