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一生只做两件事:让自己幸福地活着;让更多的人活得幸福

作者:      马流利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1-29

                        

 

 ——01——

我自小离开父亲,和母亲寄居在外公家里,八岁后随继父生活。生活的艰难、亲情的疏离与世俗的冷漠,造就了我孤傲、独立的性格。我喜欢看书、独处、思考和写作,与优秀的老师走得很近。

我是在外公家的小学读的初小一年级,是陈阿弟老师教的语文和数学,我的期中期末都是满分100分,平时作业从无差错。那时的课业没有负担,下午三点排队放学回家,也没有家庭作业。

陈老师教的是复式班,同一个教室里,左边是一年级,右边是四年级。前半节课教我们一年级,后半节教四年级。陈老师就在后半节让我到讲台上做小老师,领读或示范作业,我做的是助教的工作。

母亲经常在水井旁遇见陈老师,陈老师会说一些夸奖我的话,给了困顿中的母亲不小的宽慰和生活的勇气。

 

——02——

母亲寄居在外公家,我们母子俩上不了户口,成了黑户,不得已只好改嫁。二年级随母亲来到了上安恬小学就读,我们的境况不见得改观多少。让我庆幸的是,继父的勤劳与善良,家人的团结与互助,给了我一个清贫而温暖的家。但在世俗中,感受到了巨大的排异反应。

只有沉浸在课堂上、书本里的时候,忘却了饥寒、冷漠和屈辱,才是我最忘我、最轻松、最幸福的时光。

虽然是复课闹革命,读的书比较单一,老师们常常遭批斗,但他们还是有责任心的。只要你肯学,还是能够学到东西的。

记的五年级时,我的数学是全班最好的,不会有失误。绝大多数同学都不会做难题,每当有难题,我就会被很多同学盯上,等我一做好,就来抢我的作业本,抢到了,飞快地抄袭一通。有时候,我不想让作业本被同学搞得破破烂烂的,就躲到外面去做,但他们总能找到我,我跑到哪,他们跟到哪,前推后踊的,成了一道风景了。

六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请村长马中盛来学校作忆苦思甜报告。我听得很认真,事后老师让写作文,我写了一千五百字的长文。马惠巽老师看了拍案叫好,奋笔疾书写了四百字热情洋溢的编者按,并用铁笔蜡纸全文誊抄,用滚桶油印了几百份广为宣传,一时成为佳话。这件事给了我不小的鼓舞。

 

——03——

六年级只读半年,春节后就到南马中学上春季班,我和本村的十八位同学自带桌椅,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清晨,成为了初中生。班主任吴时钦老师让我当班长,还干起了全校学生会的宣传干事。记着每周六的下午,同学们都回家了,我一个人要连编带抄完成学校六块大黑板的黑板报,效率之高、质量之高有点匪夷所思。

吴老师也常常拿我的作文作为范文读给同学们听,在毕业考时,由教研组集体打分,给我的作文打了86分的高分,年级四个班,第二名是73分。六个科目考试,我都得满分。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里,我的成绩也是史无前例的。

但是随后的推荐升高中,让我倍受打击。全区第一名,被当成了狗屁。虽经吴老师和学校领导下乡为我游说,还是无可奈何。这个打击,犹如晴天霹雳把我的梦想打了个粉碎。

 

——04——

小小年纪,就这样失学了。白天在生产队里干农活挣工分,晚上挑灯夜读,抄唐诗,学写诗,在东阳文艺上发表了处女作《满江红-读书》,给失落的世界燃起了希望之火。

那时在农村图书资源希缺,只能是借到什么看什么,没得挑。我最喜欢的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么炼成的?》高尔基的《母亲》、《在人间》和《我的大学》。特别是《我的大学》给了我莫大的抚慰和滋养。它让我立足现实,在劳作中思考人生,给人生和幸福重新定义。

我思,故我在;我学,故我乐。

这是我边劳动边调整后形成的比较稳固的积极的条件性情绪反射,也是我的幸福观。

 

——05——

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

邓小平宣布恢复高考制度。彼时,我在村校当民办教师,在学校这个环境里如鱼得水。我认真备考,夜以继日。初中时,化学老师被批斗,化学课形同虚设,我找到乡中学的吴文军老师,请他从元素符号开始为我讲了两次课,然后是自学。

由于历年积压了太多的毕业生,县里进行了初选考试,就考语文和数学,我得了第一名。之后的全科考试也很顺利。记得有一道数学三角题是需要用余弦定理来做的,我没上过高中,用添加高线的方法,也完成了问题的求解。值得一提的是,零基础的化学也得了满分。

由于我喜欢教书,就考了个师范院校。师范生享受国家津贴,也解决了生活费的难题。

——06——

 

在师范的日子里,学的是数理专业,以数学为主、物理为辅。那时候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彭瑞方校长和劳庆元老师教得特严特认真。每天拂晓到深夜,教室里座无虚席,大家都埋头用功。有句口号叫做“要把十年的损失都补回来。”老师喜欢把周考安排在周一,这样一来,周六周末两天都没人去逛街。这和中文班同学天天逛街看电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是听了舅舅的建议选择数理班的,虽然学起来费劲,我还是不后悔。数学让人缜密,物理使人深沉。它们和文学修养、艺术素养,还有哲学蒙养,都是一个健全人必备的知识基底。

师范毕业,回乡任教,一教就是四十年(包括师范前的民办教师)。因为从小喜欢学校环境,下海潮、考公务员潮、改行潮都不能动摇一二。爱人也教书,在平凡的世界里躬耕不舍,教学相长,成果颇丰,桃李满园,大慰平生。心系后昆,知足而常乐。

我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不变中求变。我进修了法律、工艺美术、书法和写作,加入了省书协和中华诗词学会,创办了岘南书画院。让自己活色生香,活出精彩。
 

——07——

日月穿梭,岁月不居。

不经意间,已到了退休的年龄。我想起了我的舅舅,他用实践告诉我,人退心不能休。因此,我在退休前一年,为提升自己的元认知干预技术水平,参加了金洪源教授的元认知干预技术研修班,边学习边实践,为学生解决学习上的疑虑和心理上的困惑。
 

办理退休证的当天,我的个人公众号《遇上元认知》发刊,导师亲自为我写了发刊词,寄予很大的希望。我想通过这个平台,和元友们一道为硬化德育、优化智育和强化心育开辟康庄大道,在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圆梦中华复兴的新时代贡献一己绵薄之力。

教学生涯四十年,有张有弛,有苦有甜,总的来说,内心是充实的,心态是平和的,在波浪不惊中会有一些小的收获小的突破,始终洋溢着一种平静温和与幸福的感觉。

可以说,工作给了我安身立命的场所,我为学生服务,学生也是我的立身之本,客观为学生,主观还是为自己。

我感恩学校,让我有一个安放灵魂之所,也感谢学生,给了我生命的回应与精神的延伸。

而今退休了,我会更加自觉地高举生命的火把,照亮学子们的茫茫前路,用元认知技术,驱散笼罩在学子心中的迷雾。

 

我的一生,只做两件事:让自己幸福地活着;让更多的人活得幸福。

 

马流利,男,浙江省东阳市人,数学与美术学双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个人荣誉

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优秀指导师

全国中小学生书画大赛优秀指导教师

东阳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

 

个人寄语

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是我国传统文化土壤中生长的参天大树。她取精用宏,高屋建瓴,科学严谨,高效广谱。我愿用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服务于广大学生,为青少年的学业进步和幸福人生奉献一己之力。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