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孩子的“怪异”行为是可以改变的

作者: 安翠林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8-06

 

图图:妈妈,你今天和老师谈话吗?

妈妈应该不,但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有事找妈妈说

图图:妈妈,你别和老师说话(期待的眼神)

妈妈……

 

如果这天老师正好有事找妈妈说,图图就一直站在我们面前,带着哭腔的一边妈妈,一边说:妈妈,你赶紧走。每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妈妈既心疼又无奈。只好尴尬的仓促老师说再见。

无数个去幼儿园的早上这样的场景在重复上演着图无助的哀求的眼神看着,期待从口中听到他想的答案,我只好无奈看着他,点点头。最初,每当他这样问的时候,都想方设法的想让他明白:妈妈老师是有自己的事谈,不是。可是,当发现他明白了真相以后,上述的场景还是一如既往的上演着,沉默了,苦苦思索,不得其解。

图图今年五周岁,男孩,上幼儿园中班。性格还算活泼,但做事小心谨慎,生怕自己犯错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行为:我送图图去幼儿园,刚送下他,在和老师谈话的时候,图图却一直站在我身边催我走,边哭边推我,直到把我推走之后,他才乖乖的坐到了座位上

 

(一)前期回顾—事情是这样的

小班的时候,曾有一次,我送下图图,科任老师当着图图的面,:图图可真胆小,反复说了两三次,当时没太在意,就看着图图很不好意思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后来又有两次,图图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跟我反映图图的学习情况,说图图指读不标准,回家配合妈妈好好练习图图听着,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有点害羞的笑了笑。

再后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要我送图图去幼儿园,送下他我必须马上走,否则他站在门口不进去,有几次,班主任老师正好找我有事,我们交谈的时候,图图就一直站在我身边催我走,再三催促下我还不走的话,他就边哭边推我,老师和我都他强调我们在聊与他无关的,而且他也能听见我们在聊什么,但不管用,只有我走了,问题才能得以解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有一年之久,而且反应越来越强烈

 

(二)在家长们的眼中,图图的这种行为正常吗?

有的家长可能会觉得,图图不够乖,图图不够懂事,有一段时间我也这么认为,记得有一次,我生气的跟他说:妈妈跟老师说会话有什么不可以,又不说你,可不管我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图图真的是不乖不懂事吗?

图图的这个奇怪的行为不是一上幼儿园就有的,是中途出现的,为什么之前没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仔细的回想着.....就是从那几次老师跟我反映他的情况之后开始的。我静静的思考:老师和我的交谈让图图的什么发生了改变?为什么他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原来是因为图图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所以当他听到老师和妈妈说他情况的时候,他的心里是很难过的,这个难过就正好指向了老师和妈妈交谈的这个情景,所以以后只要一遇到这样的情景,他不自觉的就会有一种难受,担心那天的事情的发生,因此,为了回避这样的情景,他就积极的破坏这种情况的出现,即破坏老师和妈妈的交谈,所以才会一再地产生这样的行为。也就是说,如果孩子在老师和妈妈交谈的时候,感觉到很自然,很轻松,他就不会去破坏这样的一个行为,图图的这样的一个怪异的行为是由他看见老师和妈妈交谈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绪状态决定的,而这个情绪状态只有老师和妈妈交谈的时候才会出现,不在这样的时候不会出现,那么,元认知干预技术把这样的现象叫做条件性情绪反应。他也用条件性情绪反应来解释孩子会出现这种怪异行为的真正原因。

 

(三)图图的怪异行为该怎么办?

这么小的孩子不适合用元认知干预技术中最标准的临床化操作方法,那怎么办呢?金教授经常跟我们说,用非临床化的方法,同样可以解决孩子的条件性情绪反应。因此,我把技术原理揉和在生活中,进行了如下的操作:

第一次:大约5月底,周在家,我和图图玩飞机,得我俩都兴致勃勃的时候,我跟图图说:周一妈妈送你去幼儿园,如果老师跟妈妈谈话,你就高高兴兴的坐到座位上,等妈妈走的时候,你开心的和妈妈再见说完之后,图图没接话,继续玩的飞机。周一上幼儿园的时候,送路上,图图一直问我要不要老师谈话结果那天老师正好找我有事,我和老师谈了一会,图图还和往常一样,哭的推我走。

第二次一个星期后的一个周末,我又在家玩飞机,我假装不会玩,相比之下,他飞的特别好,我趁机表扬了他,他很开心,自豪的教我怎么飞可以飞的又高又远,就这样,我俩一直开心地玩着,在他心情非常开心激动的时候,我又把第一次的程序性知识输了一次,我说:图图,如果妈妈送你的时候跟老师谈话,你就开开心心的坐到座位上,读故事或者吃饭,等妈妈走的时候,你开开心心的跟妈妈再见。后面我又加了一句,图图如果做到了,就应该给自己的勇敢点个赞。图图是不接话,继续玩飞机。

第二天儿园,路上,图图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接下来的两三天,每天一到门口就会问我。结果第三天送下的时候,老师跟我谈话,图图就如程序里所说,(虽然没有那么高兴)自己坐到了座位偶尔会回头看看我),我走的时候,跟他挥手再见。第四天送图图入园,我明显的感觉到图图没那么紧张了,虽然他又问了同样的问题,但他自己却自豪的说:一点都不可怕。我趁机表扬、鼓励了他。接下的几天,图图偶尔会问我会不会跟老师谈话我们的对话就是这样的。

图图:妈妈,你今天找老师有事吗?

妈妈没事,但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有事找妈妈。如果老师跟妈妈谈话,你应该怎么做?

图图:笑一笑说,我自己坐到座位上,听故事或者读英语。

妈妈那妈妈走的时候呢?

图图:我要高高兴兴的和妈妈再见。

 

第三次:为巩固效果,我又机会把程序复习了两次,有时候送的路上,我也会刻意问他我们就会重复上述的对话目的是使他把习得的正确的程序性知识在大脑中变得更加稳固。

613日早上,值得纪念的一天,我送图图去幼儿园,老师和我谈话,图图出乎意料的高兴的坐到了座位上,脸上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也没有回头看我,一直到我走的时候,他跟我开心的说了再见。

 

(四)作为妈妈的感叹

以前,没有学习元认知的时候,我也会从习惯化的思维去评估孩子的一些行为,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把孩子误会了,简单的给他扣了一个帽子,觉得孩子不乖、孩子任性、孩子不懂事、孩子给妈妈添乱了,其实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忽略了孩子的一个潜意识问题,这样不仅委屈了孩子,也没有让问题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只能在孩子成长的路上不断的加深亲子之间的误会,然后使亲子之间渐行渐远,但是,当我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之后,不仅仅能够打破这样的一个误会,而且能够立竿见影的帮孩子解决问题,我终于能够感觉到有智慧的妈妈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当我有了心理学技术,我就有了智慧,我的家庭教育就是与众不同的。

 

 

作者介绍

安翠林,山西省朔州市,硕士研究生学历,山西省朔州市西山引黄灌溉管理局科员,中级经济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元认知干预技术三期研修生。

代表成果

1)一例大学生社交恐惧的临床干预与效果分析。 中国

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9,1

2情绪调节策略对认知影响之研究述评。 中外健康

文摘,2009,2

3)南、北方大学生性格优点自评、互评、元评价之比

较研究。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版),2010,1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