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心理障碍不治而愈的奥秘 ——论传统文化性格教育的重要性

作者: 李霞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4-25

现代社会,患心理疾病和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的人群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心理障碍是外部环境因素和内部心理因素多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性格因素在心理障碍人群从功能受损到治疗康复的整个过程中都着起至关重要的作用,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而传统文化教育背景下的性格品质,无论对于心理障碍患者还是健康人,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对于每个人适应社会成人成才都是相当重要的

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创始人金洪源教授在其《天才个教育与潜意识的高效干预》一书中提到:“临床应用的大量成功实践表明,凡是受过良好的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教育的青少年或抑郁症、神经症、分裂症患者,都变得特别容易尽快治愈、彻底治愈且永不复发;凡是丢弃了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从小就大量输人人本主义过激教育理念的青少年和抑郁症、神经症、分裂症患者,都是极其难以治愈的—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及其教育思想, 是一种极其宝贵的人生智慧、心理智慧、成功智慧、健康智慧、幸福智慧!

下面讲述的就是一个具有传统文化性格品质的心理障碍患者不治而愈的真实案例。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20177月起学习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两年的时间里,我常会从心理技术视角回想自己童年和少年期间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渐渐明白自己曾经历过的不同种类和程度的心理障碍。在那个心理学并不发达的年代,80后的我从童年走过少年,从上学恐惧症和强迫症的泥潭中走出来,虽深受困扰却又坚强渡过,有遗憾有庆幸,更有感恩,遗憾的是,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患了心理障碍就那么咬牙挺了下去,如果能用现代的元认知技术干预治疗就可少受疾患的困扰;庆幸的是,虽然我的心理障碍从未治疗却早就烟消云散自然康复了;感恩的是,我生在那样一个传统文化自然流传不掺杂外来文化的农村环境中,我的父母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熏陶培养了我从小吃苦耐劳坚强独立迎难而上的个性品质,使我的心理障碍不治而愈。

小时候的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但这束小小的光环并没有照亮我的童年,相反,上学恐惧症却弥漫了我的大半个学生阶段。6岁时的我就学会了做饭收拾家,因为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母亲一面要种地务农一面又要去工厂上班补贴家用,我们兄弟三个从小就会了分工合作,放学后哥哥做饭我洗锅弟弟打杂,这些都不算什么。却有另外一件让年幼的我痛苦至极刻骨铭心的事情,那就是每天离家上学前笼罩着的巨大恐惧感。

非常清晰地记得,刚上一年级的我每天五点多早起上学前心情莫名其妙沉重极了,我低声抽咽着拖拉着久久不肯去学校,那种巨大的恐惧感无孔不入地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我害怕离开家,担忧母亲又早早离开我去上班。在母亲的斥责声中我断续哽咽着极不情愿地去学校,心头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充满了离别的悲怆。在学校,每每想到母亲又不在家,我就会倍感失落常常一个人对着空空的操场暗自难过落泪。放学了,别的孩子闻着饭香老远就喊:“妈,我回来啦!”而我回到家,张口想要喊妈,等待我的永远是那个空荡荡的寂静得要命的院子。

而一年级的那个夏天,日日持续的忧伤越发加重了,小小的我就像是丢了魂无心上学却又无处可去。原因是我漂亮的新凉鞋被别人穿走了,班主任老师经常带着她那个和我同龄的侄女去外地娘家,那个女孩的破拖鞋没法走远路,而我的鞋子穿在她的脚上刚好合适。那个灰暗的夏天于我是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的,而冬天的学校也并不美丽。严冬大雪天的早上,我们兄弟三个出了门踉踉跄跄走到班长家,蜷缩着身子蹲在大门洞里瑟瑟发抖,我们一声一声地叫着班长的名字喊他结伴去学校开门,那时北方的农村学校里,冬天上学的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炉,这是我极不情愿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就这样,春夏秋冬一年又一年,到了中学住校,每周日离家返校时,我心底那种悲伤的情绪一触即发简直就像赴刑一样痛不能言,而初一时的强迫症又给我的学习生活蒙上了厚厚的灰尘。

那时,我所在的乡镇中学里都是农村的孩子,很多学不进不爱学的学生整天扰乱课堂秩序,男生拉帮结伙翻墙打架,女生以会谈恋爱不愁嫁人为荣,学校的管理松散无力,而我作为班级的优等生,像是“身处乱世的贤明之人”,我大脑中父母告诫“不读书就没出息”的牢固信念和这种混乱慵懒的班级学风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碰撞,对那些“蝇营狗苟不务正业”的班级乱象深恶痛绝,我不厌其烦每天给老师“上书”希望他能严明纪律重整班风,然而我“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举动换来的却是日记本上老师赫然写着的“朽木不可雕也!”的批语,当时的我像是挨了当头棒喝一样,感觉自己就要陷入黑暗的混沌中无法挽救了。无奈之下,我越发努力用功,却不知何时起患上了强迫复述症(当时并不知道是强迫症),每当老师讲完一句我的大脑就不由自主复述一遍,后来泛化到不管哪个老师讲一句什么话,甚至同学每讲完一句话,我的大脑就像是复读机翻腾不止永不停歇,越是不想这样,越是讨厌自己的这种行为,它越是频繁快速地出现,白天忧虑不止晚上焦躁失眠,上课头痛,成绩下降,我从没和人提起过自己这种怪病,在暗自痛苦中坚持着学业……初二时我们作为差班被学校解体分流了,大约是在初三毕业之后,我的强迫复述症状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当年那个深受心理障碍困扰却依然咬牙坚持的我,从未与任何人诉说求助却不治而愈,后来我考上大学读研深造,从上学到参加工作,从私企到国企后来考上教师,现今的我更加热爱学校,喜欢读书,珍惜自己的岗位和事业,前进的脚步从不停止。而当年和我同龄的农村孩子多数读完初中就辍学了。是什么让我能够战胜恐惧无论如何都坚持上学?是什么让我在想放放不下的强迫症困扰下咬牙挺过?我想,第一,对父母强烈的责任感是我最重要的动力。我心疼父母敬重父母,忘不了母亲扛着重重的行李卷送我念书时的背影,从小到大绝不做任何让父母难过的事情,这种责任感自古以来就是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基石。第二,父母吃苦耐劳迎难而上崇尚科学的传统美德和教育思想对我性格品质的熏陶影响。

我的母亲自幼丧母,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也是中国千千万万伟大母亲中的一员,在那个物质经济并不发达的年代,她吃苦耐劳隐忍顽强又善良大度,她一面料理着家里的十多亩耕地,一面在乡镇工厂坚持工作20多年,一面还要照顾老小张罗家里家外一切事务,她无暇关注我的学习,更从未像现在的家长那样过问我的作业考试,她虽然很少给我们讲述人生的道理,却会告诉我们:“学习是自己的事情,不好好学习就去种地!”从小听话懂事心疼父母的我深知这简单而沉重的告诫意味着什么。而我的父亲,常年在外地的煤矿辛苦工作,只能周末骑车3、4个小时回家,他对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好好学习,不做给地球挠痒的人,要做有文化的坐办公桌的人(意指脑力劳动者)。”“只要学习,你能上到哪里,我就供到哪里”“做人要勤劳,做只鸟儿都知道早起吃虫,何况人呢”“人啊就得多见世面长本事,技多不压身”,他最珍藏的宝贝就是爷爷留下的账本(爷爷是旧时的瘸腿秀才,靠着给人写字记账为生,在父亲16岁时就去世了),父亲常用周围乡邻亲戚的真实案例对比教育我们,使我从小就深切体会到读书的极端重要性,从不敢做半点背弃读书的事情。

父母崇尚科学吃苦耐劳迎难而上的传统文化熏陶和教育,是我战胜心理障碍一路披荆斩棘受用终身的精神财富,即使是在物质经济发达的现在,这种传统教育也不过时。正如金洪源教授在其著作中写道:“孟子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如果把圣人的这番话中的描述加在今天的青少年身上,多数人会真的因遇到困境而更好地成才吗?事实上,更多的青少年学生一遇到困难就钻进网吧或躲在家中做不见人的宅男宅女有的甚至割腕、跳楼……,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足够充分的乖孩子那里,他们才会在遇到困难之后,在锻炼中变得意志坚强并且能力有所增长。

顶(1) 查看评论(0) 点击:1394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