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的元认知干预技术辅导

作者: 马立丽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16

学习心理亚健康是介于学习心理健康与学习障碍之间的一种非典型心理状态类型,广泛存在于看似心理健康的学生中。学生长期处于学习心理亚健康状态将显著降低学习效率,并弱化知识同化过程及体验。元认知干预技术科学地剖析了学习心理亚健康的心理本质,明确其学习时的条件性低快乐情绪反应和不够完整、清晰、牢固的知识结构是导致学习心理亚健康状态的主要因素。本文通过一个案例,详细阐述了如何使用元认知干预技术对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进行技术辅导。

学习心理亚健康问题早在2010年3月,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研究组到广西百色田东高中开展驻校服务期间提出并提上研究日程。辅导教师用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帮助 18 名高三学生进行考前心理保健和潜能开发时发现,这些学生都属于上进、用功、适应良好、心理健康型学生,每个人身上都有可待挖掘的潜能。用技术去掉这类学生某一个或某几个影响成绩的“小障碍点”后,学生发生的改变巨大。例如,一名历来考试排名在全校第五名前后的学生,每当上化学课前走入教室时都会有畏难情绪,这种情绪使得她上课时无法兴奋、愉悦地听讲,学知识的速度与牢固程度自然低于能够兴奋、愉悦听讲的科目。经过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的调整,她对化学课的畏难情绪消失,产生期盼,上课状态明显好于干预前, 成绩有所提高。这年高考,田东高中有16人考入一本(原来预计最多只有三人考入一本)。

心理健康的学生也会存在学习心理亚健康的情况,本文将详细探讨什么是学习心理亚健康,并通过一个实例呈现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的辅导过程。

一、学习心理亚健康及其特点

学习心理亚健康是介于学习心理健康与学习障碍之间的一种关于学生学习心理健康状态的类型。学习心理是否健康不是指学生学习成绩优劣, 主要是指学生在学习时所具备的情绪体验是何种性质与程度,学习方法的正确性、合理性和有效性水平1]。

学习心理健康的学生不仅心理健康、人格品质健全,并且学习时有一种快乐、积极情绪体验,学生会因为学习知识感到幸福和满足。这类学生有着高效的学习状态、良好的学习行为习惯、相对完善的知识结构以及科学合理的学习方法。

学习心理亚健康的学生心理是健康的,但是进入相关学习情境时获得的是低快乐体验,因此学习状态平平,达不到高效、投入,也不至于分心、低效。人格品质、行为习惯总体良好,没有过于明显的人格缺陷,但是学习效率略低,学习方法略有欠缺,知识结构不够完善。由于没有明显的功能受损和学习时的痛苦体验,学生人生观、价值观完好,因此,往往不能引起学生本人及家长的重视,很多学生和家长甚至忽略、忽视这个问题,或对其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是,大家误以为的“ 不完美”“小毛病”久而久之会造成不良后果[2-3]。少数家长和学生即便意识到该问题,重视起来,却并没有立竿见影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只能盲目补课,家长则反复说教。其实,这些学生本人难以克服、家长屡教不改的问题用技术是能够简单、高效解决的。因此,学习心理亚健康的问题很有干预价值,该问题一旦消除,学生的学习效率、学习幸福感都会有较大提升。

相较而言,学习障碍学生学习时有着痛苦的情绪体验,这种痛苦情绪使得学生学习时注意力不集中、严重低效、记不住、学习拖延、偏科等,有的还会出现过敏性考试焦虑。存在较长时间的学习障碍的学生,知识结构会出现断层、不牢固等情况。

 学习心理亚健康的心理本质

(一)学习时的条件性低快乐情绪反应

学习时的情绪体验直接决定学习状态。快乐、愉悦等积极情绪状态下,知识加工和储存的速度加快,思维会变得敏捷,反应变快,记忆力提高…… 反之,焦虑、痛苦情绪状态下,知识加工和储存的速度很慢甚至停滞思维会变得迟钝,反应变慢,记忆力下降……低快乐情绪介于上述两种情绪体验之间,带来的学习状态表现处于一种虽没有障碍反应,又距离高效状态差一些。

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的这种低快乐情绪和情绪带来的反应是进入学习情境中自动产生的, 是一种条件性情绪反应。学生的学习状态有很强的可塑性,只要使学习时的情绪体验达到快乐、愉悦水平,同样可以获得高效学习状态及学习成效。

(二)不够完整、清晰、牢固的知识结构

学习新知识的过程其实是大脑同化旧知识的过程,学生大脑中的原有知识及知识结构的质量对学习新知识起着重要的制约作用。学习心理亚健康的学生有一定的知识基础但完整、清晰、牢固程度较学习心理健康的学生有差距。例如,学习心理健康的学生在掌握某道题的解法之后,会由一道题扩展到一类题型,并且总结出以题型为单位的解题思路,利用图表、思维导图等具体图式形式将所有相关知识和这些知识之间的关系清晰化。亚健康的学生能够掌握一道题,但无法将知识结构化、系统化。

在学习方法方面,两类学生也有差距。学习心理健康的学生除了按照教师的要求外,有适合自己的系统、科学的学习方法;亚健康学生缺乏适合自己的科学的学习方法,盲目学习或者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方法。

明确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的心理本质,可以用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帮助这类学生成为学习心理健康的学生。

三、学习心理亚健康学生的技术辅导实例

(一)学生基本情况及问题表现

王卓(化名),初二暑假来访,是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班级同学都友好地称其为“ 暖男”。他懂事、善良、刻苦、孝顺、努力,唯独成绩平平。王卓有学习的愿望,学习时不烦不躁,只是学习方法不佳,理解和记忆的速度较慢,学习效率低于班级里的尖子生。语文成绩优异,数学、物理用功却没有明显效果,英语基础较差。

具体表现为:

1.学习状态与行为方面:学习对于王卓而言是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谈不上热爱和喜欢。数学、物理花费很长的学习时间,能学进去,能看懂,但没有投入、专注的感觉,容易被周围的声音干扰,学习效率不高。学习有所突破时高兴五秒钟,随即恢复平静。遇到不会做的题尝试一下,既不烦,也没有跃跃欲试的兴奋的感觉。

2.知识结构方面:知识理解表面化,缺乏深入理解。例如,物理关于“力”的概念能够说出来,有接触的物体之间的力能判断出来,但是概念深层次的意义表征不清,无法判断没有接触的物体之间是否存在力的作用。知识点散乱,没有将零散知识构成体系,不能很好地实现知识迁移。例如,关于“行程”类型的应用题,涉及用一元一次方程解题的会解,用分式方程解题就不会解。

3.学习方法方面:每天按时写完作业,但不知道复习和预习,这个由于缺乏正确的学习方法造成的习惯曾经被母亲误会为不努力。轻教材,重教辅。学习基础知识不用教材,而是通过教辅材料直接记概念、公式等较为抽象的知识。英语单词、课文等需要背诵的知识,背会后不再复习,很快遗忘基础知识而导致英语基础薄弱。

(二)技术辅导思路与实施

1.建立学习时快乐、愉悦的条件性情绪反应

根据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视角下学习亚健康学生心理本质分析, 王卓学习时不投入、不专注, 容易被打扰,不排斥、不积极等反应是由于学习时的“低快乐”情绪决定的。打破“低快乐”情绪与学习各情境之间的联结,让学生在学习时自动体验到兴奋、快乐、愉悦的情绪,学习效率就会大大提高。

王卓学习语文时特别愉悦、享受,甚至能感受到幸福,语文学习非常轻松,平时只需上课认真听讲,课后完成作业,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通过对比学习语文与学习数学、物理、英语之间情绪体验的差异与学习状态的不同,让王卓认知到情绪与学习状态、行为之间的关系。

在他理解技术原理与操作原理之后,先用肌肉渐进式放松训练的方法让王卓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当完全放松后,再用预先设计好的他喜欢的风景和他的梦想、目标等将其积极情绪调动得更高。在完全没有杂念和消极情绪的情况下,让他想象学习数学、物理、英语的各个情境下自己是如何积极、喜悦、略带激情,实现了何种状态与效果。

每进行一个关于学习状态的技术训练环节,立刻辅以与这个环节对应的学科指导。通过评估和沟通,决定从数学中的分式方程入手。塑造上数学课和做数学题的高效状态之后,进行分式方程相关学科知识的梳理与完善。

1.以分式方程应用题为突破口,塑造天才生的知识结构

王卓在分式运算和分式方程计算方面掌握情况良好,在分式方程应用题方面存在的问题较多,因此,选定分式方程应用题为突破口。以行程问题为例,通过“两列三行表”的图式形式帮助王卓理清“路程、速度、时间”三个量之间的关系,掌握列分式方程找等量关系的方法,完善知识结构。

行程类分式方程的具体解决方法:

首先,列出两列三行图表(两种行为方式或两人、两种交通工具等,列为三种基本关系量);

其次,依据已知条件输入具体基本量(必有一确切基本量直接填入图表,依据所求设出所求基本量并填入图表,应用所得两基本量,分别得出第三基本量);

再次,用得到的第三基本量,在已知条件中找到该基本量关系语句,依据描述列出等式;

最后,应用解可化为一元一次方程解法求出所求基本量。

例:甲、乙两地相距19km,某人从甲地去乙地,先步行 7km,然后改骑自行车,共用了2小时到达乙地,已知这个人骑自行车的速度是步行速度的4倍,求步行的速度和骑自行车的速度。

图一

教师不仅帮助王卓建立起与行程问题有关的应用题的知识结构,而且将一元一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组、一元二次方程、分式方程中涉及的行程问题及相似问题从“点”串成“线”,特别让他掌握解方程类应用题可利用的图式方法,通过练习,稳固转化为他的高质量的知识结构。(详见图 1)

1.科学方法指导与多学科迁移

教会王卓懂得良好学习习惯包括复习与预习, 给他讲解遗忘曲线与复习之间的关系, 让他懂得知识需要复习,特别是英语、语文等需要背诵的学科。

以数学为例教会他科学看书、做题、总结,并将科学学习方法迁移到其他科目的学习中,形成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并能够在未来的学习中熟练应用。

(三)效果跟踪

经过15天共计28次的辅导,王卓开始体会到学习的成就感与幸福感,在学习数学、物理科目时满怀成功预期,取得看书、做题成效的突破。英语由于基础薄弱,突破略小,但可以记住单词,看懂课文,答题也由原来完全靠“蒙”变为用掌握的英语知识答题。

回到学校后,王卓学习时越来越投入,越来越兴奋,成绩也随之稳步提升。经过半个学期的努力,期末考试进入班级前十名。

现在,王卓已是高三学生,升入高中后状态和成绩一直很稳定,目前有把握考入重点大学。

四、总结与反思

从心理健康的学生中鉴别出学习心理亚健康的学生,可以通过技术让这部分学生在学习领域收获快乐与幸福,进一步提升他们的学习能力与成绩。

从整体的角度看待学生的问题,挖掘学生学习状态、行为习惯、人格系统、知识结构等各要素中可提升、塑造的成分。运用元认知技术,能改善学习状态,并与学科辅导相结合,能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提升学习成绩。

 

参考文献

1]金洪源,王云峰,魏晓旭.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M]. 大连: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2]马立丽. 元认知干预技术诊断和治疗学习障碍的临床操作[J]. 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4(21):26-29.

3]马立丽,金洪源 . 提高学科学习能力的元认知策略与培养[M]. 大连: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下一篇:  没有了 上一篇:  疫情后开学,孩子出现学习磨蹭拖延怎么办
顶(0) 查看评论(0) 点击:2673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