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新闻详情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元认知的巨轮幸福远航。

作者: 王亮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29

“王老师,你知道么?这一次来大连,我们一家人赚了二十万!”

哦?我一脸茫然...

“我之前预期,孩子在大连要咨询三个月到半年,预计要花二十万,可是现在只做了半个月,才花了一万多一点。省钱就等于赚钱,所以我们赚到了!”

噢,原来如此!

表面的淡定

不能掩盖内心的幸福

虽然这样的幸福的体验

已经很多很多很多次

幸福就是被别人需要 

职业感悟

我从事一项伟大而崇高的事业,虽然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

记得多年前曾有一位来访者对我说:“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现在还痛苦。”我说有,那就是你的父母。当时坐在她身边的母亲泪如雨下

如今,我已为人母,更能深切体会到没有什么比看着孩子痛苦而自己束手无策更让人煎熬、绝望;也没有什么比看至陷入绝境的孩子好起来更令人狂喜、知足。

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是非常高效的,疗程相对很短,所以总体费用也不会太高,虽然咨询师的收入会降低,但能让更多的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也值了。

作为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的咨询师,我用我的技术帮助了几百个人,使他们走出阴霾,重回阳光之下,我的事业是崇高而伟大的;

作为一位母亲,我帮助这些人的父母挣脱绝望的泥沼,重燃生活的希望。

我又是那么平凡而普通,就像在公交车上为一位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让出座位一样,只是尽已所能帮助一位需要帮助的妈妈。

每一次

来访者的进步反馈

都是心灵最大的慰藉 

衷心希望

更多的人

更多的家庭

搭乘元认知巨轮

通往希望和幸福的彼岸

   咨询回放

患难父女来连求助

女儿,思然(化名),14岁,重点初中初一学生。学习成绩急速下滑,由班级前三名下降至二十名左右。

表现出对学习要求过高:作业必须每字每句认真完成,而且绝对不能容忍自己有不会的题目,每次遇到难题都心情焦虑。作业量多时会出现烦燥不安,担心写不完,最后自暴自弃,彻底不做。考试紧张,特别是出成绩之前,担心成绩不好被老师当众批评,实际上老师从未批评过她。讨厌老师,老师会言语上“威胁”同学,认为老师故意针对自已,让她做那些整理试卷、收纸条等大家都不愿意做的杂事。后期严重时出现了被监视,被下毒等被害患想症状,正在服药治疗中。

父亲陈先生,律师,为女儿各地寻医问药,迟迟未觅得良方,长期的奔波和一次次的失望使他情绪转为抑郁。夜间失眠,日里忧心忡忡,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一想到,昔日乖巧懂事的女儿此时沦为精神病患者,将终生与药物相伴,顿觉得五脏俱裂,只想一死了之,以求解脱。当时也正在服药治疗中。

杠杆解——优先解决孩子问题

父女同时出现问题,分析原因不难发现,女儿的问题是整个事件的杠杆解——只有女儿彻底治愈,父亲才有希望好起来;而且只要女儿好起来,父亲的抑郁估计也就好个五六分了。有了这样的分析,我确定咨询的首要目标:先将女儿思然的问题解决,父母全程旁听。

思然的情况虽然复杂,但她个性十分好,咨询前父母又做了很多铺垫的工作,使她对此次咨询满怀期待。她信任我,认真学习原理,分析自己问题,接受并认真执行我布置给她的小任务。“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果然,她比我预期中更快地找到放松训练的感觉,更快地熟练运用学到的小方法解决刚刚萌出的不良情绪。

每一天她都惊喜的告诉我她身上发生的变化:她的学习状态变得前所未有的高效;再多的作业都能心情轻松地应对;理解了老师之前的做法是因为喜欢她;想到考不好时也能乐观面对;被害妄想也消失了,偶尔咨询期间提起,坚信那些事情不可能发生,以前的想法多么得可笑!感觉情绪一天天高涨,恨不得立即回到学校,重夺学霸地位。

她最终发现自己真真切切、彻彻底底地好起来了。

见证奇迹——父亲不治而愈

女儿思然彻底好起来,轮到父亲陈先生了。陈先生兴奋地说:“不用了,王老师,我已经好了,从咨询的第三天,我就再也没有想死的念头了,因为我觉了孩子有希望了。我现在每天都很兴奋,我天天都看元认知的书到很晚,我感觉对我,对我们全家的帮助都太大了!而且,我已经把药减了一半还多了!”

不出所料,他果然好了,而且比预想的更好。咨询期间,我有意识地观察他,他的情绪逐渐好转,目光由暗淡渐渐变得清明,最后飞扬着神采。我看出他基本好了,只是没有想到他好得如此彻底,并且自行减药了。我嘱咐他不要冒失,听从医生建议,他挥手说道:“没事,王老师,我自己有数。我现在完全能用元认知的方法调适好自己的情绪!”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他作为律师在公堂上的那份从容自信和豪情万丈,哪里还寻得到一点抑郁的影子!

一家人净赚二十万,满载而归!

 

顶(0) 查看评论(0) 点击:2434
留下评论

会员登录后才可以评论